果鼠栗子

从此以后就当我死了。

希望新的一年填完所有的坑,码完所有的脑洞,喜欢的人喜乐安康,爱我的人别再爱我。


晚安好梦。

追仪/冀

-→景仪视角
-这篇是思追视角。
-小修。都怪我上课睡着了才会文词匮乏的地得不分。

“既见君子,乐且有仪。”

蓝愿第一次见到蓝景仪时,只是曾远远地看见过一眼。彼时的蓝景仪躲在泽芜君的身后,悄悄地探出个脑袋。先生与含光君的话对当时的蓝愿太过晦涩难懂,他便暗暗分了个神,看着他亦步亦趋地跟着泽芜君近前,蓝愿的目光就再也移不开。

许是视线在空中碰个正着,蓝景仪飞快地跑走了。

蓝愿在被含光君带回云深不知处之前的记忆都不甚清朗。隐约记得冲天的火光,暗小逼仄的容身之所,仿佛一瞬间的希望被泯没。灼热隐隐烤噬着灵魂,窒息难耐,好在不一会就转变成摇曳的烛火。

恍惚的梦境中暗暗有吱呀一声,现在想来大概不是幻听。当时的蓝愿刚想找个什么东西防身,却在移近视线时发现床边早就趴了一个人。

大概是蓝景仪当时眉眼弯的正好,映着烛火微弱的荧光,一眼就暖春花深。

蓝愿最喜欢看他叽叽喳喳吵闹着自己的时候,景仪向他诉说哪哪的趣闻,景仪高声要求他一同去逗弄山上的兔子,景仪满脸期待地恳求自己帮他抄家规。只要景仪请求,他大概从来都不会拒绝。看着景仪的眉眼笑弯了腰,他就只能无奈地笑着,然后乖乖应好。

每次被景仪拉去采莪蒿,蓝愿便只能扶额叹息,然后在暗处嘴角又偷偷上扬。

后山池塘的莪蒿如何采摘已经不太重要,每次蓝愿要关注的是,怎样才能让景仪安静地呆在一旁。

景仪顽皮,家规抄了不知多少,却仍旧不知悔改。蓝愿总是劝景仪改了罢,私心却希望景仪永远都不要变。

在被景仪捉弄绊下池塘前,他总觉得他会陪景仪很久。但真正当池水淹没视线,他才发现以他的天资未必能伴景仪太长时间。

当时的蓝愿呛了几口水,视线模糊,身姿狼狈,在朦胧间依稀看见景仪在啪嗒落泪。

他听见景仪哽咽开口,说,蓝愿,我错了,原谅我好不好。然后便飞快地抱住了蓝愿的脖颈。蓝愿微僵,落水后的惊惶渐渐在他轻拥住景仪的动作中消散。景仪脸埋在蓝愿的胸口,看不清当时蓝愿的表情。

好,我怎会不原谅你。蓝愿笑着对景仪说,拥着景仪的手臂圈得紧了些。

十三岁时,蓝愿和景仪一同下山夜猎。半大的孩子面对未知的危险,总会茫然无措。诡暗的林子太过寂静。蓝愿的手心明明已经紧张到冒汗,他却仍小心翼翼地握紧了景仪的手。佩剑蹭过枯朽树枝,脚踩过落叶,沉谧中的点点声响,一下一下敲在蓝愿的心上。

他听见自己说,一切都会好的,我们会走出去的。

尽管他的心中并无十足的把握,却仍想给景仪一个郑重的承诺。

蓝愿十五岁时有了自己的字。阿愿这个名字花了很长时间才被完全取代。看着景仪一次次的改口,蓝愿知道,名字于他并无大事,因为只有景仪唤起的名字才是他的全部定义。

蓝愿天资不及景仪,他便勤加修炼,剑锋挽起霜花只为比肩。景仪不知道,他也不想让景仪知道。他在他面前永远是那么朔姿凛凛的模样。他可以很好地将他护在身后。

思君可追,乐应有仪。我会好好地守着你。

恶友双喵(1)

1.
早餐时间。
薛洋喵和金光瑶喵已经在桌子前面趴好了。
可能是因为早饭很久都没有端上来,薛洋喵滚到了桌子上。
还没有滚几圈就和金光瑶喵撞上了。
然后......薛洋喵就抬脚把金光瑶喵踹了下去。
金光瑶喵:“喵喵喵???”

2.
在金光瑶喵快要掉下去的时候,它眼疾手快地攀住了餐桌边缘。
伪装成趴在桌子边缘的姿势,屁股正好坐在小凳子上。
幸好用的是可折叠的小桌子,不然就摔死了。

3.
今天早饭吃的是赤豆元宵。
薛洋喵问金光瑶喵:“瑶妹,你觉不觉得今天的元宵一点都不甜?”
金光瑶喵淡淡地扫了它一眼:“胡说,甜到掉牙了好吗?”
“不不不,一点都不甜。”
“......”
“瑶妹你准备好。”
“准备好什么?”
金光瑶喵当时正把脸靠近了碗,瞥了薛洋喵一眼,觉得今天薛洋喵可能吃错药了。
然后薛洋喵就掀了桌子。
嗯......薛洋喵今天可能真的吃错药了。
金光瑶喵:呵。

4.
今天早饭吃的还是赤豆元宵。
薛洋喵:“瑶妹,我没有勺子。”
金光瑶喵:“你一只猫要什么勺子。”
薛洋喵状似委屈道:“可是你也用勺子了啊。”
金光瑶喵深沉地思考了一会儿,才慢悠悠地说道:“可能我们品种不同。”
“......”
然后薛洋喵就又起来掀桌子。
没掀动。
薛洋喵:“???”

5.
金光瑶喵:“成美,你觉得今天的赤豆元宵甜不甜?”
薛洋喵气鼓鼓地说:“一点都不甜。”
金光瑶喵又说:“忘了告诉你了,这桌子我拿胶水跟地粘牢了。”
末了,又补充道:“胶水正版,质量有保证,绝对掀不掉。”
今天的金光瑶喵也一样精致优雅啊。

6.
当晓星尘来收桌子的时候,发现桌子居然收不掉。
他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两只喵。
金光瑶喵伸爪指了指一旁的薛洋喵。
薛洋喵伸爪挠了一下金光瑶喵。

7.
薛洋喵和金光瑶喵睡在一个喵窝里。
薛洋喵:“瑶妹,你看看我脚有没有盖好,我怎么觉得有点冷。”
金光瑶喵伸爪一把掀开了盖在薛洋喵脚上的被子。
然后又默默地盖了回去。
金光瑶喵:“盖好了,安心睡觉。”
薛洋喵拉了拉被子,盖好了金光瑶喵的脚。
薛洋喵:“瑶妹晚安。”
“......成美晚安。”

8.
蓝曦臣来接金光瑶喵的时候,两只喵上演了一出生离死别的大戏。
晓星尘无奈:“要不你把金光瑶留下,再陪薛洋几天。”
然后薛洋喵干净利落地伸回了和金光瑶喵恋恋不舍的爪子。
金光瑶喵也抬手抹了抹并不存在的眼泪并真挚地看着蓝曦臣疯狂摇头。
态度很坚决。
蓝曦臣也很无奈:“以后还会再见的。”
不不不,以后也不用再见了。

9.
今天的薛洋喵和金光瑶喵依旧很和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