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平为香

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

追仪/冀

-→景仪视角
-这篇是思追视角。

“既见君子,乐且有仪。”

蓝愿第一次见到蓝景仪时,只是曾远远地看见过一眼。彼时的蓝景仪躲在泽芜君的身后,悄悄地探出个脑袋。先生与含光君的话对当时的蓝愿太过晦涩难懂,他便暗暗分了个神,视线放在了蓝景仪的身上就再也移不开。

看着他亦步亦趋地跟着泽芜君近前,不知怎么地,蓝愿忽然觉得这样就可以了。

许是视线在空中碰个正着,蓝景仪飞快地跑走了。

蓝愿在被含光君带回云深不知处之前的记忆都不甚清朗。隐约记得冲天的火光,暗小逼仄的容身之所,仿佛一瞬间的希望被泯没。灼热隐隐烤噬着灵魂,窒息难耐,好在不一会就转变成摇曳的烛火。

恍惚的梦境中暗暗有吱呀一声,现在想来大概不是幻听。当时的蓝愿刚想找个什么东西防身,却在移近视线时发现床边早就趴了一个人。

大概是蓝景仪当时眉眼弯的正好,映着烛火微弱的荧光,一眼就暖春花深。

蓝愿最喜欢看他叽叽喳喳吵闹着自己的时候,景仪向他诉说哪哪的趣闻,景仪高声要求他一同去逗弄山上的兔子,景仪满脸期待地恳求自己帮他抄家规。只要景仪请求,他大概从来都不会拒绝。看着景仪的眉眼笑弯了腰,他就只能无奈地笑着,然后乖乖应好。

每次被景仪拉去采莪蒿,蓝愿便只能扶额叹息,然后在暗处嘴角又偷偷上扬。

后山池塘的莪蒿如何采摘已经不太重要,每次蓝愿要关注的是,怎样才能让景仪安静地呆在一旁而不是撩水把他和自己都弄湿。

景仪顽皮,家规抄了不知多少,却仍旧不知悔改。蓝愿心里总是想劝景仪改了罢,私心却希望景仪永远都不要变,如此也好。

至少在被景仪捉弄绊下池塘前,他是这样想的。

蓝愿呛了几口水,头发和衣服湿得往下滴水。抹了抹脸上的水,蓝愿抬头才发现景仪在啪嗒落泪。

景仪哽咽开口,说,蓝愿,我错了,原谅我好不好。然后便飞快地抱住了蓝愿的脖颈,脸埋在他的肩膀上,不肯抬头。

好,我怎会不原谅你呢。蓝愿笑着对景仪说,拥着景仪的手臂圈得紧了些。

紧接着,蓝愿又开了口,回去记得抄家规。蓝景仪的眼泪还没落完,情绪还未缓和过来,硬生生地被蓝愿这句话哽得愣了愣,小声嘟囔,好你个蓝愿。

十三岁时,蓝愿和景仪一同下山夜猎。半大的孩子面对未知危险的情况,总会茫然无措。诡暗的林子太过寂静。蓝愿的手心明明已经紧张到冒汗,却仍小心翼翼地握紧了景仪的手。佩剑蹭过枯朽树枝,脚踩过落叶,沉谧中的点点声响,一下一下敲在蓝愿的心上。

他听见自己说,一切都会好的,我们会走出去的。

尽管他的心中并无十足的把握,却仍想给景仪一个郑重的承诺。

蓝愿十五岁有了自己的字。他一遍遍默念自己的字,原本愉悦的心绪被一点点抚平。他轻声地呢喃,以后阿愿这个名字便听不到了吧。

思君可追,乐应有仪。我们会好好的。

评论(3)

热度(47)